第一章 国虽大 好战必亡

《神武之三界封魔》 弄蛇者/著,本章共3152字

查看目录

  大唐长安,天策府祠堂。

  叶青峰翘着腿横躺在蒲团上,看着祭香的白烟缭绕而上,一圈圈盘旋之后又散开。

  烛光摇曳,火焰明灭不定,把昏暗的房间和无字灵牌微微照亮,于是白烟也染上了微黄。

  灵牌为什么没字呢?白烟为什么会散呢?明明没有风,烛火为什么摇曳呢?

  我为什么要想这些莫名其妙的问题呢?

  因为真的很无聊啊!

  叶青峰又叹了口气,二十多天来,他已经不知道这是自己第几次叹气了。

  什么时候能出去啊?这禁闭到底要关到什么时候啊?

  屁股上的伤口早就结痂脱落了,再闷在这里,就该是生霉了。

  这里太安静了,不但出不去,连一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真是......

  “嗯?”

  叶青峰轻咦了一声,眉头皱起,总觉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

  出不去......没人说话......没人?

  “对啊!”

  叶青峰直接喊出了声,什么没人说话,分明是没人看守好不好!

  我的天,为什么突然这么傻,二十多天了才注意到这个。

  主要是也没有先例,以前哪次关禁闭不是被师父派人看得紧紧的,也就这次例外,经验主义害死人啊。

  叶青峰直接站了起来,心中已有盘算。

  师父大约五天才来看自己一次,昨天刚来过,下次至少还有三四天。

  只要在师父下次来之前回来,天大地大,哪个知道老子开了小差?

  嗯?师父会不会突然杀个回马枪?

  多虑了,他没那么聪明。

  叶青峰忍不住笑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大步朝外走去。

  走了两步又觉得不对,每次关禁闭师父都派人看守自己,为什么偏偏这次例外?

  有阴谋?故意为之考验自己心性?

  也多虑了,师父那脑子能想出什么阴谋来,忘了派人看守明显更符合他的智慧。

  叶青峰心头更有把握,走起路来都自信了不少。

  “嘭!”

  一声大响传来,门被猛然推开,撞在墙上摇晃了几下,重重倒了下来。

  叶青峰吓得双腿一软,呆呆看着门口的程将军,脑中嗡嗡作响。

   而程将军则是挺着肚子,看着倒下的门板,瞪大了眼一脸惊懵。

  完了完了,失策了,这一次师父怎么来得这么快啊!

  叶青峰只觉心脏都快跳到嗓子眼儿了,情急之下思维转动,眼睛忽然一亮,大声道:“师父!你...你怎么又把门弄坏了啊,三个月前才装上......”

  程将军身材很高大,是典型的国字脸,腮帮吊着赘肉,满脸的胡须,双眼如铜铃,眉毛浓密,不怒自威又带着一点憨态。

  他手忙脚乱将门板扶起来又没装上,干脆扔在一旁,大声道:“嗨,这门也太不结实了,一碰就倒。”

  叶青峰道:“师父,分明是你用力过猛......”

  “啊咳咳...”

  程将军尴尬一笑,也觉得脸有些发烫,连忙正色道:“闭嘴,顶撞师父,信不信我再关你一个月。”

  “师父不要,你当我没说。”

  叶青峰连忙鞠了一躬,缓缓退后,心中仍有余悸,还好提前占据了主动,转移了师父的注意力,不然就惨了。

  程将军好像发觉了什么,皱眉道:“哎?你不是该跪着么?怎么在这儿?”

  叶青峰心头暗道不好,勉强笑道:“这不是听到师父的脚步声,来给您开门么。”

  程将军点了点头,缓步上前来上了一炷香,拜了三拜,低头时看到蒲团,眼中却是光芒一闪,悠悠道:“青峰啊,反思得如何了?”

  叶青峰松了口气,郑重道:“经过二十六天的反思,徒儿深刻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在内心检讨,追悔莫及,自责不已。”

  “放屁!”

  程将军一巴掌拍在叶青峰的后脑勺上,大声道:“四个蒲团都凹进去了,分明是躺着睡了觉,你当我傻啊!”

  叶青峰一秒破功,暗道师父太细心,无奈道:“师父您就饶了我吧,我真的知错了。”

  程将军咧嘴笑道:“这话你从小说到大,我都听腻了。臭小子胆大包天,还敢当街打人了,你是恶霸啊?”

  叶青峰道:“我打的才是恶霸,那个混蛋当街打劫不说,还调戏人家闺女,师父,我这是惩恶扬善啊。”

  程将军眯眼道:“这事儿归长安衙门管,有律法制裁,和你有关系吗?和我天策府有关系吗?”

  “你打断嫌犯三根肋骨一条腿,要不是老夫去求情,你何止挨板子关禁闭,恐怕得去牢里待着。”

  “可是......”

  “可是什么!目前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些妖物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胆子忽然大了起来,连长安城都敢闯了。”

  程将军两片大嘴唇翻飞不绝,口水滔天:“派你去肃清妖物,你却去插手长安衙门的事儿,你脑子里装的是沙子吗?咱们是天策府,是三界十二大门派之一,不是什么公堂衙门。”

  “上次十二派掌门会晤,镇元子那老头笑嘻嘻的,说我天策府专管偷鸡摸狗之事,要不是老子脾气好,非得打他一顿不可。”

  叶青峰小声道:“主要是因为打不过吧......”

  “还敢顶嘴?”

  程将军右手一伸,瞪眼道:“害我这么丢人,要换别人,我早拿鞭子抽他了。”

  叶青峰缩了缩头,擦了擦脸上的口水,只觉自己耳朵都要被震破了,喃喃道:“师父你就是太好面子了,咱们天策府惩恶扬善,潇洒大气,但求痛快,管那些闲言碎语做什么。”

  说到这里,他又笑道:“而且镇元子掌门那是跟你开玩笑呢,他一向很幽默啊。”

  “你很了解他?”

  “传言如此嘛。”

  “我打死你这个劣徒,忘了你一身武艺是谁教你的了?还敢帮外人说话。”

  叶青峰连忙躲闪,大声道:“师父我错了,我肯定跟你是一边儿啊,下次见到镇元五庄的弟子,我一定好好给你出气。”

  “胡说八道,你分明就是想找借口与人比武,这么大了还心性不定,好勇斗狠,老子稳重的性子你是半分没学到。”

  叶青峰道:“你上个月喝醉酒,不也拼死拼活要找翼国公打架嘛...”

  “那是秦琼老儿太过分,故意出言不逊。”

  程将军喘着粗气,摆手道:“行了,少跟我说这些乱七八糟的,害得我都忘了说正事了。”

  “什么正事儿?”

  叶青峰看了看师父,心头忽然有些发慌。

  因为此刻程将军已经收起了笑脸,满脸横肉不怒自威,目光如炬,又带着沉重。

  他大手重重拍在叶青峰肩膀上,沉声道:“青峰!”

  这一掌力气太大,叶青峰腿一弯差点没倒,但见师父如此严肃,只能老实道:“师父您说...”

  程将军道:“孩子,你虽侠肝义胆,却意气过重,沉稳不够。”

  “师父送你一句话,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好战必危。”

  “明白意思吗?意思是让你既要学会稳重心性,不可好勇冲动,也要练武不怠,保持上进。后者你做到了,但前者还没有。”

  烛光下,他肃穆的脸被照出阴晴,竟然是前所未有的郑重。他平日里的鲁莽和大条此刻似乎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如山一般的巍峨与厚重。

  叶青峰喃喃道:“师父,这句话是谁教你的?”

  “魏丞相啊。”

  程将军下意识回答,然后脸色一变,连忙摆手道:“不不,是我自己要对你说的。”

  叶青峰已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程将军咬牙跺了跺脚,无奈道:“魏征这老头,尽出馊主意,我就说这小子顽劣至极,怎么可能一两句话就教得回来。”

  叶青峰连忙道:“师父,这一次我是真的知错了,长安城如此大变,就放我出去捉妖除鬼吧!”

  “你想得美!”

  程将军道:“还想出去?看到门外的太阳了吗?你要是能让天老爷马上打几个响雷,我就让你出去。”

  “轰隆!”

  一声惊天巨响忽然传遍大地,震得程将军身体一抖。

  他回头一看,只见黑云不知从何而起,瞬间蔓延而出,遮天蔽日,封苍盖穹,令大地陷入一片黑暗。

  狂风忽起,吹得空气嘶咽,似婴儿啼哭,听得人毛骨悚然。

  一道道闪电撕裂乌云,照得长安惨白一片,惊雷滚滚,回声不绝。

  叶青峰愣了片刻,顿时忍不住大笑道:“多谢老天爷赏脸,师父,我现在可以出去了吧!”

  “住口。”

  程将军压着声音,看着天空巨变,眉头紧紧皱起。

  叶青峰好像也发现不对劲了,走到门口,感受着黑云压境,大地沉重,缓缓道:“师父,夏日天气虽然多变,但也不至于如此夸张啊。”

  程将军眼中似有厉光,冷声道:“数月以来,长安妖物忽然增多,而且像是失去了心性一般肆意伤人,丝毫不惧死亡,反常无比。百姓也是古怪,疾病频发,触法犯法之事愈来愈多,仅仅半年,便已超过去年总计之数。”

  “街道上摩擦也比较多,朝堂上更是吵闹不休,各个大臣的戾气愈发重了。”

  他缓缓道:“这些,难道真的是巧合吗?”

  叶青峰听得全身发寒,如果不是巧合,那什么力量如此可怕,既能影响妖物,又能影响人心,而且还是这么大的范围。

  程将军叹了口气,慨然道:“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心绪不宁啊。”

游戏特色

神武3
  • img
  • img
  • img
  • 快乐社交玩法
  • 炫酷回合战斗
  • 多样趣味活动
  • 神武3手游
    • img
    • img
    • img
    • img
  • 精彩神武世界
  • 快乐社交手游
  • 畅玩全民PK
  • 萌宠策略养成
  •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