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南海普陀

《神武之三界封魔》 弄蛇者/著,本章共3025字

查看目录

  “爽快啊!真是太爽快了!”

  九头鸟背上,白无忧朝天大吼,激动道:“憋了这么久的一口气,今天终于全吐出去了,可惜叶老弟没能看到沧溟和巴戟天当时那个表情,嗨,真叫一个精彩!”

  说到这里,他又拍了拍叶青峰的肩膀,道:“老弟,赶紧醒来吧,我到时候好好跟你讲讲这最后发生的事儿,保管你笑得抽筋。”

  慕子白等人已然获悉了当时在洞穴之中的情况,也是不胜唏嘘,想来想去,终究还是明白了,众人都被无面给耍了。

  那个地方根本就不是复活夔牛老祖的地方,那四个火盆也是提前做好的局,就等着叶青峰等人去踩呢。要不是花解语作为镇元五庄的弟子,对道的领悟要更透彻一些,看出来了那恶龙的迷惑之法,否则四个人都别想活下去。

  回想起来,心有余悸,雪千寻揪着白无忧的耳朵,咬牙道:“你一点都不在意我,我都差点死了,你都没有安慰过我。”

  “拜托,你刚刚笑得分明比我还开心,我怎么安慰你?”

  “不想就是不想嘛,何必找那些借口,大笨熊,我早晚要把你给斩了!”

  白无忧笑道:“为何?莫非你当我是你的负心汉?”

  “呸,不要脸,亏你说得出口,不害臊,大笨熊。”

  雪千寻和白无忧两人又进入了斗嘴循环,众人已经司空见惯了。

  起初花解语还不是很了解,还经常劝他们和谐一点,后来才发现这两人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哪里是在吵架,分明双方都很享受这种状态,所以她也渐渐不管了。

  叶青峰就躺在身旁,花解语看到凌霜月愁眉不展,忍不住轻声道:“霜月妹妹不要太担心,叶师兄只是还没有从幻境里走出来而已,他如此坚韧的一个人,一定可以醒来的。”

  凌霜月勉强一笑,幽幽叹道:“是啊,马贼当着他的面杀了他的父母,他没有倒下;一介凡躯加入天策府苦训,他也没有倒下;青河妖变他一人面对数百妖孽,没有倒下;天下妖变,面对这么多困难,他都没有倒下。”

  “青峰师兄,是一个看似很傻,但却很有担当和责任心的人,也是一个很勇敢的人,他不怕死,他不怕毁灭,他怕的是问心有愧。”

  说到这里,凌霜月眼眶又红了,低声道:“花姐姐,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从来没有这么觉得为难过。”

  花解语轻声道:“你平时的智慧都到哪里去了?放心吧,这件事你终究会有答案的,比你起来,我才是最倒霉的那个,十一岁,被人逃婚......”

  凌霜月道:“那他不也才十二岁吗,都是小孩子,那时候懂什么。”

  “哼,可恶的是他现在也不懂好不好...”

  花解语摇了摇头,似乎颇有所感,叹了口气,道:“听到书雪妹妹的笛声,那时候真是百感交集,你可不知道...我从小听得最多的名字不是父亲和母亲的名字,而是我们旁边那块石头。”

  “那时候他可是天之骄子,三岁会读文,五岁会作诗,七岁作赋,十岁已经名震江南。别人都说他是几百年难遇的天才,谁知道他竟然想出家,也难怪把他父母气成那样。”

  说到最后,她无奈道:“没办法嘛,他就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听得多了,难免有些仰慕,所以知道和他定亲,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他这一跑,我都觉得快活不下去了,于是也干脆就跑了,还好遇到了师父,不然恐怕要么被饿死,要么被拐卖了。”

  凌霜月拉起她的手来,微笑道:“姐姐你可不比他差。”

  花解语笑道:“我师父也这么说,说我慧根天成,眼中有青华,将来成就无可限量。”

  说到这里,她脸上的笑意更浓,低声道:“你可不知道在江南的时候,他来我家说的是什么,就跟英雄就义一样,说自己为了天下要去拼命,说什么此去不知归期,一副告别妻儿老小上战场的模样,真是笑死我了,但我还是有点感动,便跟他来了。”

  “后来我听千寻妹妹说起,才知道是叶师兄教他这么说的,唉,都是套路。”

  听到最后,凌霜月忍不住笑道:“青峰师兄就是这样,教别人一套一套的,放在自己身上就什么也不会了。”

  “什么套路啊,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大点声儿让我也听听。”

  老白伸了个懒腰,吹着风心情更加舒畅,大声道:“正巧我心情好,也来跟你们聊聊八卦。”

  凌霜月笑道:“就是慕师兄去花家拜访的时候,说的那些话啊,青峰师兄教的套路。”

  慕子白身影一震,豁然回头看来,眼睛依旧瞪得比牛眼还大。

  白无忧顿时打了个寒颤,急得连忙拉了拉雪千寻的袖子,咬牙道:“不是不让你对其他人说吗?”

  雪千寻看到慕子白的目光,也是缩了缩头,低声道:“花姐姐,不是不让你对其他人说吗?”

  花解语想了想,对凌霜月道:“霜月妹妹,你可别对其他人说这件事儿。”

  凌霜月皱眉道:“可是...我们六个不都知道了吗?”

  “啊哈...”

  白无忧顿时大喊了起来:“今天天气可真好啊。”

  到达了乌斯藏东北部盘丝岭地域,慕子白等人便下了九头鸟,他们的目的地已经到了。

  “这里毕竟是盘丝岭的地方,相对安全很多,无面刚刚吃了大亏,现在他还不敢在这里撒野。”

  说到这里,慕子白想了想,又道:“夔牛部族的事情根本上还没解决,只有彻底终结了阮铁武复活图腾圣兽的想法,这一切才会结束。四个火盆的具体位置还需要去查,另外天火的下落也要查,我们就暂时在这一带活动,最迟半个月会回这里一趟,你们两人回来,便在这里等我们吧。”

  凌霜月点头道:“那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管着白师兄和千寻师妹一点,别让他们太任性。”

  “嗨我老白那是什么人,怎么可能......”

  白无忧的话还没说完,慕子白便淡淡道:“闭嘴。”

  老白连忙缩了缩头,做了亏心事,现在可不敢和慕子白吵。

  凌霜月道:“我们会尽快回来的,如果遇到没有把握的事,你们暂且搁置,大家再见。”

  “再见!”

  白无忧大笑出声,看着九头鸟远去,忍不住赞叹道:“嗨呀,这就是什么,神仙眷侣。”

  “白师兄,你过来一趟,我找你有点事。”

  慕子白说完话,便朝林中走去。

  白无忧顿时道:“慕石头慕石头,不不,慕师兄,我错了行吗?这事儿咱不计较了行吗?”

  他一脸无奈,最终还是默默跟了上去。

  从盘丝岭到南海普陀,路途实在遥远,几乎跨了整个南北,按照九头鸟的速度来算,需要大约一个月左右。

  这一个月,凌霜月都不敢确定叶青峰是否能撑过去。

  所以一路上,她几乎每天都给叶青峰灌注佛力,生怕他生机枯竭,情况继续恶化下去。

  相对于正常的生活来说,一个月的时间并不长,但在鸟背上的话,一个月的时间就太长太长了。

  有时候凌霜月都觉得在鸟背上呆了快半年了,但仔细一算,却也只是二十多天而已。

  内心是如此煎熬,又如此迫切想要回到南海普陀,立刻治好叶青峰的伤势,这样心中的石头才放得下来。

  凌霜月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不耐心过,哪怕是以前背佛经都没有这么不耐心,她期盼着,心中已经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才终于看到了前方的海。

  她几乎惊呼出声,看着蔚蓝的水,只觉眼眶有些湿润,以前不觉得海有什么好看的,但现在久别重逢,却觉得一切都是这么美。

  这里开阔,这里温暖,这里有明媚的阳光,有湿润的空气...

  直到现在她才发现,自己想念这里已经很久了。

  看到了海,那距离南海普陀就不远了,那遗落在人间之外的孤岛,就是海南最耀眼的明珠。那里佛法昌盛,那里没有争端,没有一切的不满足和悲伤,只有平淡的时光和古佛的雕像。

  稳稳落在地上,踩着坚实而熟悉的土地,凌霜月差点倒了下去。

  她笑了起来,在空中呆得太久,都有些不适应了。

  背起了叶青峰,她便朝内走去,大喊道:“师尊,师尊,徒儿回来了。”

  回声阵阵,伴随着海浪和海鸥的声音,并没有人回答她。

  凌霜月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好像一直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师尊万一不在普陀怎么办?

  这种情况很有可能发生,因为师尊总是缥缈无迹。

  她心开始慌了,背着叶青峰赶紧往山上走去,一路上见到清泉小溪、热潭巨树,与曾经她感叹的风景擦肩而过,她没有任何留恋,只想赶紧到山上,看看师父到底在不在。

  如果不在,谁又来给青峰师兄治伤?

  如果不在,谁又来解开自己心中的迷惑?

游戏特色

神武3
  • img
  • img
  • img
  • 快乐社交玩法
  • 炫酷回合战斗
  • 多样趣味活动
  • 神武3手游
    • img
    • img
    • img
    • img
  • 精彩神武世界
  • 快乐社交手游
  • 畅玩全民PK
  • 萌宠策略养成
  •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