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武2官网

导读:

再过些年,他走过了许多路。他曾去过镇压着十万妖魔的大雁塔,也曾扫荡过阴风阵阵的琉璃多宝塔;他看过大唐的盛世与繁华,也看过许多妖魔的挣扎和湮灭;他再也没有回到那个熟悉的海湾。

如烟

导航:返回首页

作者:孤独的根号三

他叫辽。

他年幼之时居于青河镇。那时的他时常与其他孩童们结伴作乐,在镇外的海滩边嬉戏。只不过身上会常备着木棍、枯树枝又或是其他防身之器,因为老人们告诫他们野外时有凶狠生物伤人,看似幼小而孱弱却又不可不防。

那天日落时分,他与一起出行的玩伴们嬉笑着走在回青河镇的路上。谁知有一只长相古怪的兔子突然从草丛中跳了出来——洁白而又硕大的兔牙,眯成一条缝的眼睛,还有那足有大半身长的大耳朵。同行的孩童对此从未见过的惊奇生物瞪大了眼睛,同时也紧紧握着手中的木棍。

“这是什么东西啊!怎么会有长这样子的兔子!”一位同行伙伴向前探了一步,定睛瞧了瞧。

“村长说这青河镇外素来有许多厉害的生物,一些看起来很可爱的小动物却能取人性命!听我爹爹说,三年前农夫的侄女就是被一只不起名的小兔子给杀掉的!”同行中年纪较小的小兰躲在众人身后,哆嗦着说道。

“怕什么!我可不怕!我们这儿这么多号人,怕它一只小兔崽子不成。胆小鬼就都退后点,想跟着我当大英雄的就一块儿上吧!”人群中身材最高大也是最年长的玩伴是大家的头子。他话音刚落,便随手抓起一块石子猛地掷到了那只大耳兔面前。

“且慢!”辽大喊了一声,终极还是慢了半步。那块掷向大耳兔的石子幸有毫厘之差,打在了兔子身前的泥里,溅得它满面泥垢。大耳兔耸拉着耳朵踉跄着往后退了半步,一双泪眼显得楚楚可怜。

“这只兔子非但没有反抗意图,更无丝毫伤人之意。我看它几分可怜,应也不是什么能夺人性命的怪物,大家不要再伤他了罢。”辽按下了周围同伴们手头的器物,迎着大耳兔走上前去。

说来也怪,这只兔子似乎对辽有几分感激之情,主动往辽身上靠了靠。辽一边抚摸着它的绒毛,一边掸去身上沾湿的泥土。“你今后就跟着我吧,只要你不是人们说的什么害人妖精。”辽将大耳兔抱在了怀里,招呼着同伴们过来看看,彼此间其实并无加害之心。

那天晚上回到村里自然少不了训斥一通。但终究也不是什么妖魔邪灵,三五天过后这件事也就平静了下来。

之后这只大耳兔便在平日里陪着辽嬉戏玩闹,又或是陪他专心习武,苦练剑法。他们朝夕相处,形影不离。大耳兔也逐渐成为辽的童年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安静祥和的青河镇里陪伴着辽的成长。

直至那一年。

村里出现了一场可怕的瘟疫,原来是河中恶鬼以水为媒吸人精魄,使得凡是喝了那河水的村里百姓均得怪病。奉何道长所托,辽便前往青河镇外寻那河中恶鬼。

可这次敌人的实力却远在他之上。几番打斗过后,辽气力败坏,却见那恶鬼却仍毫发无伤。那恶鬼嘴上沾染着鲜红的血液,双眼空洞而又黯然,那双象征着理性和心性的黑色瞳仁早已荡然无存。虽知实力悬殊更有生死之忧,但仍挥舞着长剑迎着恶鬼刺去。

恶鬼腾挪身子躲过这一剑,反手便向他的胸口打出一拳,将辽打得口吐鲜血,身影急退。辽伤得不轻,但仍按住伤口倚着剑勉强站起身来。

突然一道影子闪过,一团白色飞速地向那恶鬼撞去,从背后打了个措手不及。辽看得清,那是大耳兔。

恶鬼转过身来便要抓它,柔弱的大耳兔怎能逃脱。恶鬼两个凶狠的爪子穿透了大耳兔的身子,想要活生生地将它撕成碎片!

辽仰首一身怒吼,那巨大的吼声似乎令天地为之颤抖。只见恶鬼的后背完全暴露在辽的面前,他手握那银色的长剑腾跃于空,仿若撕裂天地般猛然挥去,如泄洪一般,扯开了那恶鬼后背的道道皮肉!

恶鬼轰然倒地。手中的大耳兔重重地摔在地上,满身是血。

辽眼角噙着泪水,护着大耳兔走回了青河镇。所幸的是大耳兔没有死,但受了很重的伤。不过不久之后也痊愈了。

几年之后辽长大了。他终究是要背上拯救三界的重任,终究也是不能一辈子待在青河镇。而大耳兔资质孱弱,若与辽随行,却会成了他累赘。于是他跟村里的乡亲父老告别,也跟未能言语沟通的大耳兔告别。辽跟大耳兔许下承诺,待到他日荡平九黎,三界安定,定会回来青河镇陪伴大耳兔。

后来,辽拜入了东海龙宫,成为了守卫三界疆土、对抗九黎的一员猛将。他具备了呼风唤雨的能耐,学会了飞龙在天,还学会了许多翻云覆雨的法术。

再过些年,他走过了许多的路。他曾去过镇压着十万妖魔的大雁塔,也曾扫荡过阴风阵阵的琉璃多宝塔;他看过大唐的盛世与繁华,也看过许多妖魔的挣扎和湮灭;他始终在抗击九黎的前线上四处奔波,他再也没有回到那个熟悉的海湾。

在青河镇外守候着的,仍然是当年那只险些成为刀下亡魂的大耳兔。他和他的生活继续往前走,但它和辽年少的记忆却永远在原地停留。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