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武2官网

导读:

天策府练武场,叶青峰无精打采,许是这几日里来,他连续做的一个梦。

三界比武大赛

导航:返回首页

作者:写手笑飞

  天策府练武场,叶青峰无精打采,许是这几日里来,他连续做的一个梦。

  梦中人面容清秀,身材窈窕,一袭红裙披着长长的丝巾,脚踏莲花自远空款款而来,周身花儿绽放,人似天上神女美艳绝伦...

  这时,一道鼓声自府内咚的一声响起,声大震耳,打断他的沉思。接着,鼓声接连敲响起来,他知道,这是集合的信号,出发的战曲。

  点将台前,程咬金站于台上,身着金甲威风凛凛,他神情严肃目光威严,望着身前的云飞扬与叶青峰二人,神情中不经意流露出的便是自豪,只因二人皆是他教导出的好儿郎。

  “此次三界比武大赛,可有信心?”他问。

  “有。”云飞扬与叶青峰齐声答道。

  “好,出发...”

  日从东升,初升的朝阳散发出浓浓的色彩,在这凛凛寒冬带着丝丝暖阳照耀到人世间。

  两辆马车从天策府内缓缓而出,向北而去...

(一)

  世间有座山,名为昆仑,为传说中的神山,同为万山之祖,三界比武大赛,便在此山召开。

  昆仑山下,有一小镇名曰临仙,因近临昆仑得名,据传镇上时有灵光隐现,常有天仙身影。

  两匹马拉着两辆车自东而来。

  马是骏马,枣红色,四肢修长,步伐轻盈。

  叶青峰靠在车厢里打着哈欠,无趣的叹了口气,他撩起车帘子向外望去,恰巧望到了临仙镇的酒坊,眼珠子一转,人在驾车的中年汉子耳边低语几句,接着身影一晃,便从车中跳了下去,身法灵活,落地无声。

  中年汉子看去憨厚朴实,骏马在他的掌控下,一丝异响也没有发出,从手法的稳劲儿来看,是位练过拳脚功夫的好汉。

  叶青峰拍了拍身上短袍,待衣衫整洁后迈步走进酒坊,一进酒楼,叶青峰的目光便被座于窗边的男子吸引过去,这男子身着紫色长袍,酒如无味般一杯接着一杯狂饮。

  他的脸色红润,像是醉了。

  见来了客,店小二赶忙上前招呼起来。

  叶青峰点了一斤黄酒,半斤牛肉,吩咐店小二尽快去做打包带走,他便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目光不由得打量起紫衣男子。

  紫衣男子眸子微抬,那醉了的目光如剑,直直射向叶青峰,尽管他有些醉意,可眸中深处的剑意仍是难掩。似乎是察觉到叶青峰没有敌意,他便举杯示意,接着将酒一饮而尽。

  叶青峰手中无酒,只得从桌上倒了杯茶,以茶代酒,茶饮进,碗放下,在望去,哪还有人?

  那紫衣男子像是从未曾出现过一样。

  叶青峰自语道:“好快的身法,好强的剑意,不知是哪门派的高手,若是碰上,定是位劲敌。”

  黄酒与牛肉很快就送到叶青峰手中。

  他全力施展身法向着昆仑山上而行,片刻功夫便追赶上了马车。

  人影一晃,他又如同阵轻风钻进车厢里,云飞扬已经不在打坐,望着他怀中抱着的黄酒和牛肉,道:"师兄早你几年行走江湖,便为你说说现如今行走世间的年轻高手。"

  他沉吟片刻,接着说:"仙族中龙啸云,花解语,凌霜月和楚云天几人你也熟识,其中五庄观慕凌风的实力,很强。"

  "魔族中除了你已遇到过的殷九幽,还有几位也是极为不凡,血玲珑,白无忧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这二人,前者为平天大圣首席弟子,白无忧则是万兽岭三圣亲传弟子,我虽未与之交手,却听闻慕凌风与其大战三天三夜,最后落得一个平手。"

  "人族的几位少侠,为兄倒是熟悉的很,方寸山的紫嫣然和晓飞燕,佛门慕子白,天魔里的楚碧秋,当然,你我二人也在其他门派的名单中,所以彼此对对手的实力都是有所掌握...”

(二)

  昆仑山上,山顶银装素裹,山间云雾缠绕,林深古幽,景色秀丽,马车在行驶到半山腰时,被人拦住停了下来。

  程咬金作为一派掌门,自有人以贵宾之礼迎接上山,云飞扬与叶青峰二人作为参赛选手,只得下车步行。

  半山腰便听有人道:“大河大洋之水,都起源于这昆仑山。”

  二人抬头四处张望,竟望见一位身后长有双翼的仙人在半空四处翱翔,嘴中还在念念有词。

  “师兄,为何到了此地仍是不到人影?”叶青峰望着有些冷清的半山腰,倒是有些好奇为何参赛之人如此之少。

  “此地只为三界比武大赛的报名处,比武之地是另外的时空,来,本仙带你们前去。”

  原来,他便是三界比武大赛的引路者翼仙,不知何时,他已飞到二人身前,听到叶青峰的话为他解释,便在前方带路而行。

  二人跟在翼仙身后,不知是为幻听又或真实,二人耳中渐闻诵经佛声,像是大道之音,又如悟道之声...

  很快,翼仙便将二人引到了目的地,三界比武广场,偌大的广场上,已是人山人海。

  入场处,一道佛影两手结印,盘膝莲坐,佛声便从此处传出,佛影下,一头体型庞大的雄狮盘卧,长长的鬃毛一直延伸到肩部。

  翼仙停下了身影,回头说道:“我便送你二人到此,前面的大能便是佛主使者,三界比武大赛找他报名即可。”

  说完,也不等两人回话,双翼轻扇,已是身影化风,消失不见,唯独他的声音还在上空回荡着:“昆仑山上神物多,沙棠树结出仙果,人吃后便不再怕水...”

  这时,又一道声音自虚无响起,云叶二人齐齐一惊,目光四处扫视才发觉,这道声音是源自于空中的那道佛影,佛主使者。

  佛主使者的面容上带着极为慈祥和慈悲的笑意,他像是已明白众生皆苦,故以慈笑来抚慰迷惘的芸芸众生。

  只听他道:“自从十二门派广收门徒后,三界之中高手辈出,群雄并起。当今之世,人间出现繁华景象,各路妖魔又开始蠢蠢欲动。我佛降下法旨,欲选拔三界最强的精英,作为除魔卫道的中流砥柱,三界比武大会就此拉开序幕。”

  佛主使者声音刚落,广场上便涌起阵阵呼声,所有人皆已蓄势待发。

  “安静。”

  “三界比武大赛为团队赛,请参赛选手现在开始组成五人团队后,本使便将尔等送入比武场中,组队从现在开始,时间为两个小时,所以诸位请速速找齐队友...”

  “什么,不是个人赛...”

  “团队赛,求带求带...”

  “这位师兄,我乃佛门弟子,组个队吗?”

  “凌霄天宫弟子,来几个肉盾。”

  “盘丝岭弟子,来两强力队友。”

  佛主使者将比赛制度讲完,比武广场上又是一阵喧天吵闹,但皆为各门派精英弟子,秩序很快便稳定下来。

  缺少队友的迅速组起队友,相互认识的彼此组成小队,组完的队伍已经找到佛主使者传送进了比武场。

  叶青峰与云飞扬目光对视,皆了解彼此心中的想法,二人全是一往无前的战士,若组合在一起,怕是无法发出最强的实力,索性便分开参赛,这也是来时路上商议后的结果。

  二人分开后,叶青峰目光四处张望,竟然看到在临仙镇酒楼中碰到的那位青衣男子。

  叶青峰望向他的同时,紫衣男子的目光恰巧望了过来,两人对望,虚空中竟衍生出两股剑意,瞬间便碰撞到一起。

  两人彼此对视,同时向着对方的方位走来。

  “五庄观,慕凌风。”

  “天策,叶青峰。”

  紫衣男子拱手,向叶青峰自我介绍,怎知叶青峰也是同时,听到对方名号,两人皆是一惊。

  “原来是五庄观的慕师兄。”

  慕凌风长袖轻卷,他将单掌竖起,换做道家见礼,道:“上次青峰师弟来五庄观,恰巧那日外出降妖伏魔,师弟勿怪。”

  叶青峰忙拱手道:“师兄说的哪里话,早听闻师兄心系天下苍生,有着一颗拯救三界于危难的善心,为三界安危劳心劳力。”

  慕凌风微微一笑,道:“为兄哪有拯救三界的能力,只是尽心尽力做些力所能及之事。”

  他接着道:“师弟一人?”

  叶青峰点头,回道:“师兄若是不嫌弃,可否组个队?”

  慕凌风道:“正有此意。”

  “是天策的青峰师兄。”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道呼声...

(三)

  那是叶青峰梦里都时时刻刻念着的人儿的声音,他闻声望去,便是看到了她。

  她依旧是那般的美,一袭红裙随风轻摇,美艳绝伦。

  她也如同是初见情人时的小女子,红彤彤的脸蛋像极了咬一口极脆的富士苹果,她的话更是轻声细语,犹如喜鹊低吟:“青峰师兄,好些时日不见。”

  是啊,一日不见便已如隔三秋...

  “这便是霜月仙子赞赏了一路的叶青峰吗?”

  赤发红眸,便是透过她的红眸便让人感受到她火热的内心,她自凌霜月身后款款而出,一头如缎的鲜红发色衬出了她的肤白胜雪,花瓣状的裙摆,显得她飘逸脱俗,生性活泼。

  在这位女子身边,还站着一位妙龄少女,见她橘红色的双马尾,紫色眼眸,正在满面笑颜的望向叶青峰与凌霜月二人。

  如果说凌霜月是出尘入世的天上仙子,那晓飞燕便是造物垂爱的清水丽人,血玲珑就是天资灵秀,个性刚强的精灵。

  这二位女子,美貌皆不输凌霜月。

  凌霜月走上前来,介绍道:“叶师兄,这位是魔王山血玲珑师姐,这位是方寸山晓飞燕师妹。”

  叶青峰赶忙回礼,见三女目光齐齐望着慕凌风,他忙道:“五庄观慕凌风慕师兄,我二人刚刚组在一起。”

  “你便是慕凌风幕师兄?前些日子师姐历练回门,便总听她念叨你。”晓飞燕身着红百粉相搭配的衣裳和短裙,说起话来也是俏皮可爱。

  “嫣然师妹也来了吗?”慕凌风说起紫嫣然,本是平淡无波的眼眸如石入水,悄悄荡起阵阵涟漪...

  “师姐与东海龙宫的龙啸云师兄,天策的云飞扬师兄,盘丝岭雪千寻和佛门的慕子白组成了队伍,已经进去了。”晓飞燕笑了笑,说完还俏皮的吐了吐舌。

  “云师兄已经入场了,不知霜月师妹此时可否组够了人?”叶青峰目光望向凌霜月,眼中的神情便是期盼能够与她一组。

  “还缺两人,师兄与我们不妨一起?”凌霜月上前走了两步,与叶青峰之间的距离只差半步,她是在邀请他。

  “好。”叶青峰与慕凌风相互对视,便默契点头应了下来。

  至此,五人队伍已经组成。

  时间流逝,越来越多成形的队伍出现。

  三界比武大赛,一触即发...

  三天后,经过多番激烈对决,三界比武大赛决出了三强队伍,是以叶青峰为首的叶队,云飞扬为首的云队,白无忧为首的白队。

  三个队伍的组成成员为:

  叶队:天策叶青峰,南海普陀凌霜月,五庄观慕凌风,方寸山晓飞燕和魔王山血玲珑。

  云队:天策云飞扬与方寸山紫嫣然,东海龙宫龙啸云,盘丝岭雪千寻和佛门慕子白。

  白队:万兽岭白无忧与幽冥地府殷九幽,天魔里的楚碧秋和凌霄天宫的楚云天和花解语。

  最后,三强决战分三轮举行。

(四)

  首先,将由三支队伍抽签决定哪两组为首发队伍,第一轮则有一组队伍轮空。

  轮空队在三天后与第一组失败队进行对战,若第一组失败的队伍胜利,则依据排出冠军,亚军和季军。

  若第一组失败队连败,则由第一组胜利队决战第二组胜利队,胜者为冠军队。

  或许是上天眷顾,叶队在第一组轮空。

  云队与白队将进行第一轮比拼。

  当天,双方均是势均力敌,手段齐出。

  云飞扬与殷九幽对战三百回合皆是毫不退缩,万兽岭白无忧实力强横以一敌二,同时牵制住云队的龙啸云与雪千寻。

  怎奈方寸山紫嫣然看去朴素低调,实力却是如此强大,在无人辅助的情况中,一人将楚碧秋与楚云天和花解语三人拖住,尽管无法获胜,却给了佛门慕子白辅助云飞扬的时间。

  慕子白先是以大罗金身硬抗殷九幽一刀,云飞扬趁势爆起,一鼓作气,接连五刀将殷九幽拿下。

  接着配合龙啸云与雪千寻,施展伏魔咒扰乱白无忧的攻势,云飞扬同时侧位辅助,四人联手仍被白无忧一枪祭出,重伤了龙啸云,雪千寻趁乱以魔音锁魂,封住了白无忧。

  这时,战场形势已由云队掌握。

  战至最后楚云天几人气力耗尽,不得已认输。

  三天后,叶队大战白队。

  许是因为得不到冠军,白无忧实力不如第一场比拼时来的凶猛,交战老对手慕凌风倒是好笑的很,两人你来我往打的不亦乐乎,最后竟然停手聊起了趣事。

  殷九幽与叶青峰二人实力本是相差无几,在无人辅助的情况下,只得你一刀我一剑来来往往,不亦乐乎。

  血玲珑大发神威,召唤魔神附体,焚世魔焰犹要烧掉整个世间,把余下三人全部圈入其中,顺势施展火云神功中漫天狂沙与三昧真火在几人身旁呼啸而过,便是一举带走三人。

  至此,白队接连两败。

  仅剩叶队与云队之间的冠军大决战。

(五)

  几天后,众人再次聚集三界比武会场。

  佛门使者站于主席台上,他的目光中显露出极为赞许的神情,望向身前十位年轻有为的三界弟子,频频点头,道:“最后便是你们两队的决战,彼此可有什么想说的。”

  “来战...”

  话并不多,两队皆是战意满满,唯有一战方能平复胸中战意。

  战场上,一声令下,几人便已毫不犹豫的施展起自己的身法,云队的紫嫣然速度极快,许是知道血玲珑爆发后的惊天实力,她身影一晃便是施展符咒术冲她而去。

  方寸山大师姐与小师妹两位撞上,晓飞燕自然不甘落后,只见她步法轻挪,宛如踏在罡星斗宿之上,以此步态祷神,获七星之神气。

  她嘴中念念有词,手上双环微微摆动,灵符便自环中而生,听她轻喝一声:“追魂破甲...”

  话毕,灵符一闪而逝,冲云飞扬而去。

  同一时间,慕凌风也已行动起来,五庄观的逍遥游身法施展的是淋漓尽致,他身影闪烁,手中长剑回收,以袖为武,施展的正是当年镇元子将唐僧师徒几人收入袖中的袖里乾坤。

  云飞扬的身影还未冲来,长袖已经将他牢牢困在其中,他试了试,手中囚龙破天根本无力在发刀气,真是让人好生气急。

  雪千寻的身影也是极快,神出鬼没。

  在战斗初开始阶段便已让人轻易之间忽视掉她。在想到她时,她已经施展意乱情迷大法,乱花渐欲迷人眼,心猿意马情何处...

  盘丝岭弟子精通惑心秘术,纵使内心坚若磐石也难以抵挡,她却偏偏遇到叶青峰和慕凌风,二人虽算不上心硬如铁,可脾性皆是重情重义之人,内心情感怎会随意被人左右。

  凌霜月吟诵着:“大慈大悲心是,平等心是,无上玲珑心是矣,灵贯三界...”

  慕子白与凌霜月不分前后,同时施展术法。

  见他背后虚化出一道大佛之影,佛影双手合十,盘膝而坐,名曰:金刚伏魔。

  叶青峰的身影动了,上来施展的便是天策府看家本领,舍我其谁的气势和天下无双的杀意结合,长剑直冲紫嫣然横扫而去。

  所有人很快便掌握住各自的节奏,双方又一次进行新一轮的交锋。这次云飞扬异常小心谨慎,身影不再一个地方多做停留。

  听锵的一声,那是刀出鞘的声音,雄厚且稳重。

  诸人望去,正望见初晨的光散射照在囚龙破天的刀锋上,刀发出一股异样的光芒,像是在炫耀它的威力。

  云飞扬已是施展身法与手中的刀合为一体,刀气如龙,一招运筹帷幄向晓飞燕砍来。

  叶青峰身影未动,他连出三剑,气势已落,此时冲上前去只会被云飞扬一刀劈飞。

  慕凌风手中长袖舒卷,手自虚空抬起,一把长剑穿云而过,迎上了云飞扬这气势如虹的一刀。

  刀剑相交,长剑乃云雾化成,一碰便化为虚无,囚龙破天刀势被阻,还未来得及收刀,便是一股热浪如弑天之火向他袭来。

  云飞扬仓促之间回身望去,只望见一团血红的火芒已经到了他的身前,躲闪已经来不及。

  唯剩硬扛...

  可是,血玲珑在魔神附体的状态下施展的星火燎原,岂是随意间便可抵住的?云飞扬受这一击便是身受重伤,若非慕子白反应及时,施展药师经中的泽被苍生,云飞扬便再无动手之力。

  叶青峰趁势暴起,手中长剑所向披靡,悄无声息之间绕过慕子白,众人还未来得及反应,他便一鼓作气,接连五剑对着云飞扬攻去,后者仓促之间举刀便挡。

  云飞扬处变不惊的魄力此时真正显现出来。

  瞧他不退反进,手中大刀由劈转拍,叶青峰剑势未到,不得已回身收剑,剑势一顿,刀身冰凉刺骨的寒气已是临近发梢。

  叶青峰大喝一声,道:"来得好。"

  便见他不慌不忙,人影闪烁之间,携翻天倒海之势,长剑横扫,剑气澎湃凌厉。

  大道雷霆在囚龙破天前,雷芒闪烁战意十足。

  剑乃兵中王者,刀是兵中霸者,偏偏叶青峰的剑巧妙地将囚龙破天逼退半步,剑芒在闪,他贴身而上,剑锋一错,转扫为刺。

  他已与剑合二为一,锋芒毕露,化作剑光似天外流星般迅捷,下一刻便出现在其身后,手中长剑一转,直冲云飞扬胸口而去。

  云飞扬的刀看去十分沉重,在他手中却是灵巧至极,见他双耳耸动,闻声辨位,反手之间已将厚重刀身挡于背后。

  这一挡恰到好处,剑尖刺上刀背,两者相交发出叮的一声。

  云飞扬转身,刀身放平,以自身为中心转动,刀气化风,风大卷起了龙卷风,狂啸着向叶青峰的方向呼呼而来。

  攻击便是最好的防守,云飞扬看去毫无防御的一招,其实四周早已被刀气锁定,若不能一击破掉刀阵,必会两败俱伤。

  龙卷风还向叶青峰靠近,他仍是未动。

  这时,他的剑自手心向上漂浮,接着迎风变大,化作与人大小一般,接着剑身一闪渐渐变淡,直接融入到叶青峰的身体中。

  这是,真正的身剑合一...

  叶青峰化作了一把剑,剑芒一闪又分出万千把剑,比武场中,仿若整片天地间充斥着无数把剑,叶青峰便是剑中的皇者,帝君。

  只听他一声令下,万剑化作道剑河,把把紧连,直冲龙卷风上某点,毫无畏惧冲上前去。

  天地间,突然变得悄无声息,龙卷风消失不见,剑河也遁入某片虚无的空间。

  二人,究竟谁胜谁负...

  紫嫣然身影一晃,想要施以援手,却被晓飞燕缠住,血玲珑再一次施展术法,手中长鞭虚空抽响,听得‘啪’的一声,空中弥漫上了一层火海,向紫嫣然呼啸而去。

  龙啸云轻摇羽扇,运用龙族自身神力,呼风唤雨,火海上空起了层层乌云,风呼呼刮过,下起了阵阵暴雨。

  “龙腾千里。”龙啸云又施一法,龙影自他手中羽扇而出,有进无退,威力无穷,直冲晓飞燕而去,他在为紫嫣然解围。

  紫嫣然趁势施展七星步,身影晃动之间,便要绕到云飞扬身前为他挡住叶青峰的致命一击。

  可慕凌风怎会给她机会,见他脸色严肃,再次施展出乾坤诀中的袖里乾坤。这一次,可是将紫嫣然困入袖中。

  双方你来我往,大战上千回合,最终决定谁胜谁负便是在云飞扬与叶青峰这里,两人谁先落败,另一人便可左右全局。

  叶青峰的剑,已经到了云飞扬的颈间...

(六)

  三界比武大赛圆满落幕,叶青峰的队伍获得冠军,云队获得亚军,而白无忧组则为季军...

  叶青峰与凌霜月二人肩并肩走在临仙镇的街上,两人皆不言语,但彼此心中却已明白,又到了分离时刻,情已是难舍难分。

  他试着伸手牵住她的手,轻轻一握,那本已波澜不惊的内心却已加速跳动起来,那握剑极稳的手,竟也在悄悄的颤抖...

  神兵利器削铁如泥,仍不是世间最为锋利的武器,最厉害的,莫过于人心中难言明的情。

  情这一字,难说,难讲,却是最为厉害...

  所以,尽管他的手握剑从未颤抖,但仍然难抵内心中对凌霜月的情。

  故他是激动,是兴奋,是语无伦次的...

  PS:以上为玩家观点,不代表《神武3》官方立场。

返回首页